老师傅老手艺老顾客……将发型定格在时光深处

当前位置:365bet体育>女性时尚>发型>正文

老师傅老手艺老顾客……将发型定格在时光深处

2019-02-01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dede58.com 点击:

分享到:

  鲁网2月1日讯 临近年关,理发店里的生意又忙碌了起来。与大街上各种美发店不同,济南还存有一些理发老店。这些老店还保留着上世纪的装修风格,里面的理发师傅也到了五六十岁,他们仍旧用着年轻时的工具,为几十年的老顾客将发型定格在旧时光里。

老师傅老手艺老顾客……将发型定格在时光深处

老师傅老手艺老顾客……将发型定格在时光深处

  走在济南北部的环城路上,路边香油店附近飘着浓浓的香油味儿,馒头房外面的白板上写着“老面馒头”,一家商店的门口摆放着一张陈旧的台球桌,还有人站在装有玻璃窗的三轮车旁卖着熟食……这里的一切,都让人想起过去的时光。

  沿着环城路一直走,有一家大众理发店。店名那五个红色的大字,就写在白色的墙上。墙边挂着一个白色的小招牌,上面写着理发、焗油、刮脸、剃光头。

  大众理发店的店主兼理发师叫任连道,今年已64岁。1972年,他就在老济南有名的珍珠泉理发店做学徒。他告诉记者,上个世纪末,他从珍珠泉理发店出来自己开店。期间换了几个地方,搬到这里已10多年了。

  店内空间不大,有六七平米,正中摆着一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常见的铁质理发椅。任连道说,这是他从珍珠泉出来时花80元买的。“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就34.5元,这把椅子花了我两个多月的工资。”

  剪刀、刮刀、梳子放在镜子前的台子上,摆了一长溜,墙上挂着一条磨刀的牛皮。任连道说,这些工具都有年头了,“这张牛皮也快40年了。”

  与任连道类似的,还有宴吉莲、袭普兰、李玉芹、刘素华四姐妹。1981年,在“中国理发厅”跟着师傅学习了一年多后,宴吉莲这“四朵金花”成功出徒,到二七新村南路开了梁南理发店,“当时的店是街道上的,主要是为了服务周边的居民。”

  时光荏苒,梁南理发店的年龄定格在了37岁,2018年7月,梁南理发店原址拆迁,但店里四姐妹的职业生涯并没随着老店的拆迁而结束,刘素华选择独自开店,而周边一家理发店向另外三姐妹伸出橄榄枝,她们到了新店又重操旧业。

  和任连道一样,直到现在,宴吉莲仍用着几十年前的老家什,一把剪刀,一个推子,一把剃刀。为顾客刮脸时用的也是肥皂泡,热毛巾,所有的技艺都靠这几样来实现,而最能体现年代感的则是与任连道店里一样的铁质理发椅。

  同样,在她们曾经当学徒的中国理发厅,店内还保留了几十年前的布置,一进门是男宾理发区,再往里是女宾理发区,最里面是烫染区,一共15个座位,店内的郑经理告诉记者,“从我参加工作来到这,这个布置就没变过。”

  任连道说,别看老理发师用的都是老物件,但他们靠得是引以为豪的传统理发手艺。

  任连道说,以前理发讲究“底茬清,中茬匀,上茬齐”,意思是底层头发的发根要干净,中层的头发要匀称,上面头发看着要整齐。什么样的头型剪什么样的发型,要心中有数。“有的偏头,有的头后面鼓起来,有的头后面有几道沟,这些都要注意。”

老师傅老手艺老顾客……将发型定格在时光深处

  1月29日上午,任连道依旧在店里为顾客理“圆头”发型。任连道说,理圆头,是基本功。“理圆头最显功力,头发要一样齐,有一根长的都能看见。而且要侧着看,正着看都是圆。”要达到这个效果,任连道告诉记者,梳子一定要端平,“要一梳子一梳子地向前赶着理,很费时间。”任连道说,他理发最快也得半小时,刮脸最少10分钟,“再忙也是这个样”。

  精湛的传统理发技艺,同样在宴吉莲她们的店里闪光。1月29日上午10点多,在袭普兰的店里,一位老年女士正在烫发,头上扎满了烫发卷。袭普兰她们还是习惯称烫发卷为杠子。烫发完成后,拆杠子、洗头、焗油,一气呵成,这位女士仿佛年轻了好几岁。

  除了技艺,还有规矩。任连道说,理发也有规矩,不能糊弄。他理发都戴着口罩,穿着白色的工作装。“离椅子要始终保持一拳的距离。焗油用完的盆子和刷子,要立马刷干净。”任连道说,理发围布也不能解开后一抖了事,“要上面的解开,下面掀起来,让头发留在中间,倒在垃圾桶里。”

  让任连道、袭普兰这样的传统理发师得以续存的原因,在他们自己看来,是便宜的价格以及他们精湛的传统理发技艺。“过年咱也不涨钱,就是10块钱。”任连道说,在他店里剪发就是10元。而在宴吉莲她们店里,平常剪发15元,刮脸还要加5元。

  老家在德州的刘先生说,他是任连道最忠实的粉丝。十几年前,他在济南工作时就开始在任连道这里理发。后来他到了聊城生活,这几年又去了西藏工作。刘先生告诉记者,无论在哪里,他要理发时,就来济南找任师傅。“这两天,我刚从西藏回来,回家安顿了一下,就坐车来济南理发了。”

  刘先生最中意的发型是圆头。他说别的理发师不是不会,就是没有任连道理得好。“这些年,我只在别的地方理过一次。你看我这都好几个月不理了,就是要回来找任师傅理。”刘先生对任连道的理发技艺赞不绝口。“在我眼里,任师傅理圆头、刮脸,真是一绝,找不出第二家来。任师傅要是不干了,我真不知道去哪里理发了。“

  任连道说,除了附近的居民,有不少慕名到他店里理发的,“有几个十二马路,十六里河的,还有一个钢厂的退休职工,今年85岁了,背着一个包袱专程坐公交车找来。“去宴吉莲店里剪发的多数也是周边居民,与宴吉莲她们也互相熟识,来到店里不用多交流,宴吉莲她们可直接凭顾客的喜好为他们剪出满意的发型。

  快过年了,理发的人比平常多了起来。宴吉莲表示,“虽然临近年关理发店里比较忙碌,但现在人都提前剪了,没以前那么集中了。”她认为,现在人们已慢慢不讲究正月不能理发这种习俗了,中国理发厅的郑经理也表示,“按之前的情况,腊月二十四应是最忙的一天,我们都加班到晚上10点,但现在不需要了,顾客都分散开了。”

  尽管顾客不如以前那么集中,但理发店仍要坚持到年前最后一刻,任连道表示,他要到年三十才能歇业,“年三十下午三点歇业,因为还有顾客可能要洗洗头,刮刮胡子。”而宴吉莲她们,至少也要干到腊月二十九,“就是吃这碗饭的,从没想过早放假。”

  从业四十年,任连道依然喜爱理发这个行业,到现在还愿意干这一行,“理的好了,顾客高兴,咱也高兴。” 宴吉莲她们也都年过花甲,但仍旧不愿放下手中的剪刀,“能干动就要一直干下去。”(据山东商报)

365bet体育365bet体育

鍙嬫儏閾炬帴锛氾豢sssss鑻忚嫃鑻忚嫃鑻忔墍鎵鎵鎵鎵